苏州园林中的虚景

来源:古建网 发布时间:2015-03-14 围观:1573次

空 间

    由墙与门窗围合的空间其实是具有使用功能的,而园林中一些空间无实际使用功能,是为了增加空旷、透气的效果而设立,如国画中的空白便属于此。“设白当黑”,“白”即烘托出“黑”的物象,又给观赏者想象的余地。园林建筑中有许多“筑垣须广,空地多存”的佳构。如苏州怡园藕香榭北面的平台,不但给紧密的建筑留有一个舒展的空地,而且是举头赏月、俯首观鱼的好地方。园林中的虚闲空间尤为广阔,宁波天童寺前有10km松林,行人经过这段“松荫夹径”的古道,自然进入“未入天童心先静”的状态,寺院空间因此而扩延了无数倍。

    虚实空间上的对比变化遵循着“实者虚之,虚者实之”的规律,因地而异,变化多端。有的以虚代实,用水面倒映衬托庭园。如北京颐和园浩渺的昆明湖,即扩延了整个园林的范围,又使万寿山丰富的景点不显拥塞。有的以实代虚,在墙体上开漏窗,使景区拓延、透灵。如苏州狮子林东南角的一段曲廊,廊檐下的墙壁上嵌着一块块石刻及花窗,远望长廊好像园林范围并非到此为止。

光 影

    太阳是生命之源,光明的象征,滚烫灼热,极具阳刚之气。一日之中,太阳的升沉起落给人丰富的联想。日出给人万物皆欣荣的兴旺景象:“日出远岫明、鸟散空林寂”。万物在日光移动中千变万化、佳景倍出:“日移花色异,风散水文长”。日到中午,光线最为强烈鼎盛:“白日正中时,天下共明光”。日斜西沉,切有另一番令人着迷的景象:“日沉红有影,风定绿无波”。日光这些美,人们在园林中随时可以观赏到,但日光之词用于私家的园名景名似乎觉得太强烈,皇家园林则多用此来比喻皇恩浩荡、如日普照。如北京圆明园曾有的“心日斋”、“朝日辉”和“云日瞻衣”等。

    月光妩媚清丽,是阴柔之美的典型。欣赏月光一般从圆缺角度着眼。圆月给人以完美团圆的联想:“十五十六清光圆,月点波心一颗珠”。上、下炫月,令人想起与月形相似的弓:“晓月当帘挂玉弓”。月光清亮而不艳丽,使人境与心得,理与心合,清空无执,淡寂幽远,清美恬悦。宇宙的本体与人的心性自然融贯,实景中流动着清虚的意味,因此月光是追求宁静境界园林的最好配景。苏州网师园的“月到风来亭”,是以赏月为主题的景点。当月挂苍穹,天上之月与水中之月映入亭内设置的境中,三月共辉,赏心悦目。扬州梅岭春深的“月观”,正如其楹联云:“今月古月,皓魄一轮,把酒问青天,好悟沧桑小劫;长桥短桥,画栏六曲,移舟泊烟渚,可堪风柳多情。”春暮月夜来游,唐•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》诗意,如在眼前。

    水无形无色而流动多变,或平静如镜,倒映万物:“云日相辉映,出水共澄鲜”;或潺潺流动,奏琴鸣曲:“溪声寒走涧,海色月流沙”。水给人以智慧的启迪:“智者乐水”;水引发人们从善之心,园林中水体的设立给有限的实体以无限的虚幻。苏州沧浪亭的“面水轩”,轩北、轩东临水,南面有虬干苍劲的老树与层峰列屏。虚实相互对比衬托,甚合杜甫“层轩皆面水,老树饱经霜”诗意。网师园“濯缨水阁”,以屈原的“沧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缨”诗意命名。水阁精致小巧,宛若浮于水面,碧波荡漾,幽静凉爽,临槛垂钓,依栏观鱼,悠然而乐,确有沧浪水清,俗尘尽涤之感。再如杭州飞来峰“冷泉亭”,点出飞来峰下涧水寒澈的特征,引人静心疑视。

    影分两类,一是物质受光后在地面的投影;二是水中的倒影。计成《园冶》中所言的“梧荫匝地”、“槐荫当庭”和“窗虚蕉影玲珑”等都是对植物阴影的欣赏。张先的诗: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,将影子写活了。以这种敏锐的视觉感悟去欣赏园林中的植物,在形、色、香之外,又增添了一道风景。苏州留园“绿荫轩”,临水敞轩,西有青枫挺秀,东有榉树遮日,夏日凭栏,确能领悟明•高启“艳发朱光里,丛依绿荫边”的诗意。至于水中的倒影,计成如此体会其美:“池塘倒影,拟入鲛宫”,“动涵半轮秋水”。实际上,园林中这种对水影的珍惜不计其数,苏州拙政园中以影来命名的景点有两处,分别是倒影楼和塔影亭。其中塔影亭取唐•许棠“径接河源润,庭容塔影凉”诗意。亭建于池心,为橘红色八角亭,亭影倒映水中似塔。蔚蓝色的天空,明丽的日光,荡漾的绿波,鲜嫩的萍藻和红色的塔影组合成一幅美丽的画面,给人以美的享受。苏州网师园中部以池水中心景区,明净清澈的池水中不种莲藻,很像一块明镜,反照出天光山色以及周围的亭、阁、树影等,形成景物与倒影相对称、相呼应的一副副画面。这种巧妙的虚实结合的借景手法,增加了层次,丰富了园景。

    为了行文条理清晰,将光影分别阐述,其实两者互为连贯、密不可分。“日沉红有影”,饱含日光与投影的明暗对比,“动涵半轮秋水”,点明月光与水波的上下映照,都相互烘托、浑为一体。

    声、香

    关于声音,计成《园冶》中分别提到:“琵琵风声”、“夜雨芭蕉”、“鹤声送来枕上”和“梵音到耳”等4种。风、雨、声鸟声属自然之音。苏州沧浪亭闲吟亭中对联云:“千朵红连三尺水,一弯明月半亭风”,好个半亭风,不仅听到风之声,而且感到风之清凉爽人。扬州个园中的“宜雨轩”和苏州拙政园中的“听雨轩”,都表达了人们对雨之滋润、雨之乐奏的期望。其中“听雨轩”前有碧池睡莲,轩后池边有翠竹芭蕉,雨中居此,趣味横生。那一池碧皱、几片青荷、几丛翠竹、几株芭蕉,均是借听雨声的最好琴键。每当潇潇雨落时,它们仿佛如键盘乐乐团,无数看不见的手指按着这一片片绿叶,产生了各种和弦。

    声音最为婉转多变的要数鸟声。有时鸟儿在唱歌:“好鸟相鸣,嘤嘤成韵”;有时鸟儿在说话:“春从鸟能言”。鸟声万物更新:“鸟语山容开”。鸟在赞花:“一群娇鸟共啼花”;鸟在换人:“隔花啼鸟唤行人”。喧闹的鸟声让景物更为幽静:“鸟鸣山更幽”。苏州太平山庄半山亭有对联云“高树鸟啼青嶂里,半山泉响白云中”。鸟声、泉声合奏一曲天籁之音,在青嶂白云间回响。梵音悠悠令人顿顿生超世脱俗之心境。苏州虎丘冷香阁对联:“梅花香里钟声,潭水光中塔影”。这以生影来拓展园林意境的手法,是对计成借景理论的发展。园林中琴声悠扬,这种背景音乐令人如入仙境,“此曲只应天上有,人间能得几回闻”,这种感觉在优美的园林环境中尤为强烈。苏州退思园中的“琴台”,窗前小桥流水,隔水对着假山小亭,东墙下幽篁弄影。在此操琴,真有高山流水之趣。苏州古典园林能有现在的效果,一方面在于设计的巧妙,另一方面中于自然的共创。树木苍古给人以悠远的历史感,现代新园林当然难达此境。而有些树林由于人们片面追求整洁、干净、过分地修剪、清理,破坏了自然野趣,使鸟儿失去了宁静幽秘的环境局。

    “春风花草香”,花草的香味一年四季络绎不绝。春有幽兰夏荷花,秋有桂子冬梅花,这种香气舒心怡神,令人思绪悠远:“花气上天香作云”。园林景点中以香气来命名的实在太多了,单单苏州园林就有:沧浪亭的“闻妙香室”,拙政园的“远香堂”、留园的“闻木樨香轩”和怡园的“藕香榭”等。这些名字不仅表达了该景点周围所种植物的特点,而且将那特有的短暂的香气定格在名字中,让人一年四季都感到幽远的清香。其中拙政园的“远香堂”北面平台宽敞,下有广池。夏日池中有千叶莲花,并蒂莲比目皆是,花蕊簇簇,翠盖凌波,流风冉冉,“三千莲媛总低头”,清香随微风送来,越传的远越觉清淡怡伸,真是“花常留待赏,香是远来清”。


    园林艺术的魅力,一方面在于设计师的匠心独运,另一方面在于观赏者的想象再创造。正如虚景需要实景来陪衬一样,实景也需要虚景来烘托。虚与实是相互对立依存,有时可以相互转换的两面。这种不确定犹如人的感性,遇时灵感突发,求时难觅踪影。如此变幻玄奥的虚景,为园林艺术增添了无限广阔的想象天地。

文章标签:
注:投稿和图片来源原作者配图以及网络互联网,如有侵权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
浙ICP备13025679号-3    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499号

Copyright©2003-2019 www.gujian.cn 杭州龙荼园林有限公司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咨询热线:13588139888

龙荼在线客服
古建网 茶楼网
微信订阅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