解读《营造法式》里隐藏着千年古建筑美学密码

来源:古建网 发布时间:2019-07-30 围观:61次

近年来中国社会在剧烈的变化中趋向西化,社会对于中国固有的古建筑及其艺术多加以普遍的摧残。尤其对于见识越来越广,节奏越来越快的现代都市年轻人,传承和弘扬中国古建筑似乎成了一项“逆时代”的另类工作!






  事实上,除非我们麻木到不知道尊重中国悠久,灿烂的文化,如果有复兴国家民族建筑的决心,对我国历代文物加以认真整理及保护时,我们便不能忽略对中国古建筑的研究!






  中国古代的古建筑靠师徒口传心授,很少写成书,所以能够传世的古建筑专著可谓凤毛麟角,《营造法式》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本。可以想象,年轻的梁思成收到这本书的时候,就像得到武功秘笈一样开心。






  可接下来是巨大的反差,这本北宋时代的书像天书一样没法读懂,即便是熟读《四书五经》,《春秋》《论语》烂熟于心的古人,也因不是建筑专业出身,根本无法理解书中乾坤!








《营造法式》(陶本)大木作制造图样之一






  梁思成和他的同事们破译天书的第一步,是在中华大地上遍寻唐、宋、辽、金时期的古建筑,其中最重要的三座建筑,分别是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、山西应县木塔和五台山的佛光寺大殿!






  特别是在对独乐寺观音阁的研究当中,他发现这座建筑虽然有成千上万个木构件,却总共只有六种规格。这说明,它是一个高度标准化的设计,这是中国古代建筑非常重要的秘密。






  这个秘密在《营造法式》中是怎么表达的呢?有一句很重要的话:“凡构屋之制,皆以材为祖。”这里的“材”字,指的是标准木材。






  《营造法式》把这个标准材的断面规定为3:2,还让它具有了高度科学的受力性能,并且把这个材分成八个等级,用来盖规模大小不等的建筑。










  另一段很重要的话是:“凡屋宇之高深,名物之短长,曲直举折之势,规矩绳墨之宜,皆以所用材之分,以为制度焉。”






  简单解释的话,是指一座木结构古建筑浑身上下各种重要的设计尺寸,其实都是以材为基本的模数,模数化的设计是中国古代建筑很重要的一点。






  什么是模数呢?简单地说,如果有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话,我们说他们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,所以标准材其实就是中国古代木结构建筑的模子。






  一个很形象的例子是斗栱。像漏斗形状的木结构构件,叫斗;所有长条形像弓一样的木构件则叫栱。






  所有栱的横断面,其实都是一个标准材,不管它在什么地方、具体叫什么名字。不仅如此,所有用来连接斗栱的这些枋,它们的横断面依然是标准材。






  标准材占据了一个木结构建筑绝大部分的材料。我们可以想象,这些标准材可以在一个工厂里大量地生产,然后搬到工地现场进行加工和组装,这样大大加快了中国古建筑建造的速度。






 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关于建造神速的神话。比方说唐长安的皇宫,大概三倍于今天的北京故宫,十个月建成。再比如说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最大的木结构建筑,武则天时代的明堂,宽和深差不多都是90米,占地面积大概四倍于今天的故宫太和殿,高接近86米,比应县木塔还要高,这样的一座皇皇巨构不到一年建成。






  唐太宗时代的名臣魏征为官清廉,家里都没有堂屋,李世民看不下去,就把皇宫中的一座小殿赐给魏征当他家的堂屋。这座小殿从皇宫搬到魏征的府第,再到盖起来,一共就花了5天时间。






  中国古代建筑的标准化、模数化、装配式,最后真正实现了所谓的多快好省。把它和计算机思维一比较,就会发现两者是非常相通的。






  我们可以根据《营造法式》做一系列的标准木构件,形成一个模型库,在建造任何一个独特建筑的时候,只需把模型调出来,修改一点尺寸就能进行搭建。






  非常复杂的佛光寺大殿或观音阁,事实上大家看到的密密麻麻的斗栱都是标准件。






独乐寺观音阁高度标准化、模数化的木构架




  林徽因后来在给梁思成著作《清式营造则例》写的绪言当中总结了中国古建筑的精髓,她说像《营造法式》这种标准化、模数化的设计,以及带有斗栱的木构架,就是中国古建筑的真髓所在。
文章标签:
注:投稿和图片来源原作者配图以及网络互联网,如有侵权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,请与我们取得联系,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。

浙ICP备13025679号-3    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0499号

Copyright©2003-2019 www.gujian.cn 杭州龙荼园林有限公司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咨询热线:13588139888

龙荼在线客服
古建网 茶楼网
微信订阅号